来自?体育?2020-01-04 12:32 的文章

藏族跑者多布杰:东京奥运会马拉松力争进前八

新华社拉萨1月2日电(记者王沁鸥、周锦帅)中国中长跑队的藏族运动员多布杰目前正在非洲冬训。前往非洲之前,他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他回顾了成绩与遗憾并存的2019年,也明确表达了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期待:跑进男子马拉松前八,为中国带来突破。

2019:训练不输非洲跑者 奥运达标早有预期

2019年3月24日,25岁的多布杰在徐州国际马拉松暨世锦赛马拉松选拔赛中以2小时10分31秒的成绩夺冠,并达到了东京奥运会的达标标准。而在此之前,中国男子选手的最好成绩,还要追溯到2007年北京马拉松任云龙的2小时08分15秒。近12年后代表中国男选手再次突破2小时11分大关,多布杰的成绩在当时受到了颇多关注。

回忆起这一高光时刻,多布杰表示早有预期:“徐州之前,冬训的时候就有这个自信了。”

受惠于“田径高原人才开发计划”,多布杰自2013年起每年都会前往非洲训练。徐州之前的冬训中,多布杰的训练伙伴里便包括了男子5000米和100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凯内尼萨·贝克勒,以及后来的多哈世锦赛男子马拉松冠军勒利萨·德西萨等世界顶尖跑者。

“有十几个2小时06分到04分的高水平运动员一起,我一直跟他们一起训练,我从来没掉过队。”多布杰说,“05分以上我不敢说,但是08分到06分之间,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

在上一个冬训中,长期与中国西藏中长跑队合作的外教也多次表达了相同的观点。然而,多布杰在2019年参加的其他两场马拉松比赛,即多哈世锦赛和上海国际马拉松赛中均中途退赛,原因也几乎如出一辙:中途浇水降温后,凉水引起多布杰肠胃不适。这在天气炎热的多哈表现尤为明显。

多哈世锦赛期间,每天最低气温在30摄氏度上下,最高温度有时甚至会飙升到40摄氏度以上,马拉松比赛不得不定于凌晨开跑,但73名参赛者中仍有18人未能完赛。

2020:东京进前八 为中国突破

多布杰和教练也正在寻找解决的办法。“医院检查说都没有问题,只能在训练时要习惯起来,平时衣服少穿一点,浇水、喝水多一点。”多布杰说,对于多哈退赛,他自己并不遗憾,“我觉得这也是个经验。我现在很年轻,那些非洲高水平运动员都是30岁以上出成绩的。我才25岁,所以我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

东京奥运会比赛地点为避免高温天气条件而调整的消息,对于多布杰来说或许是件好事。“我跟教练定的就是进前八名这样一个目标。”他说。

此前,中国男子选手在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取得的最好排名,还是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蔡尚岩的第26名。4年前的里约,时年29岁的董国建获第29名,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多布杰以2小时24分22秒列第91名。

“我们中国还没有进过前八名,所以我觉得先突破一下,下一次再定一个更高的目标。”多布杰说。

2019年9月在柏林以2小时08分28秒超东京奥运会达标成绩的老将董国建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自己在东京将尽量冲击前八名。

1988年至2016年,奥运会男子马拉松夺冠成绩在2小时06分到14分之间浮动。而马拉松成绩的高低还受到不同比赛路线环境和气候的影响,奥运会冠军成绩也往往并非当年顶尖水平的代表。例如,2016年基普乔格2小时08分44秒的夺冠成绩,在当年仅能排在60名开外。

成长:更清楚身上的担子

从2017年天津全运会的万米夺魁,再到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马拉松摘铜创造历史,多布杰在教练格桑次仁眼中已成熟了许多:“他更清楚自己身上的担子。”

“我是队长,平常教练如果不在,训练计划都会给我。”多布杰说,自己当小队员时还会躲在树后偷懒,但现在,他会告诫偶尔松懈的师弟师妹:“这不是骗教练,是骗自己。”

目前,西藏中长跑队已在国内男子项目上形成了一定集团优势。24岁的米觉尼玛、23岁的旦木真次旺和20岁的索朗才仁均为国家队队员,上赛季也都跑进了2小时20分。据格桑次仁透露,几人在非洲冬训中均表现出了与多布杰不相上下的水平。

“我们几个大队员,平常是哥们儿,上场就是‘敌人’,从来没有偷懒过。”多布杰说,每逢强度课,谁要是能最先撞线,谁就能高兴一整天。

春节和藏历新年临近,多布杰笑称,自己已经十年没有回家过年:“从来没想过能回去。”他说,与留在西藏的家人通话时,他很少会细谈自己的比赛和训练,母亲心疼自己,聊起自己从事的项目就会哭。他自己从前也觉得长跑是个枯燥的项目,后来出了成绩,才慢慢觉得,能进国家队是种荣誉,这样的生活是有前途的。

“家人希望我健康就好,留在家里找个不那么辛苦的工作,也能有不错的收入。”多布杰笑着说,“我不这样想,我还有我的目标。”

(责编:杨磊、张帆)

12345